“从业20余年,底部的规律都非常明确,10倍的PE就是底部,估值已被压到极限位置。”李大霄认为,沪指2440点一带就是A股的第五个历史大底,除了低估值外,政策力度也很强,长期资本入市力度超强,这些因素共振构成了历史大底。

某种程度上,证券市场治理的多重目标导致刘士余需要走钢丝腾转挪移,同时考验他的智慧去寻求最优的落子顺序。